设为首页 | 开元棋牌怎么老是输
长安播报

一场20多个小时的庭审 一封30枚红手印的感谢信

2019-01-15 10:05  来源:安徽长安网  责任编辑:黄海英
字号  分享至:

从三十枚红手印说起

——“安贵平台邮币卡诈骗案”检察官开庭侧记

  一封温暖的来信

  2018年12月18日晨,一封并不显眼的米黄色信封摆在了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琰的案头,信封的落款为“何某等涉嫌诈骗案蓝宝石票种全体受害人”。看到“何某”、“蓝宝石”这几个关键字,检察长刘琰一下子严肃起来。

  “何某等人诈骗案”是田家庵区人民检察院刚刚庭审公诉的一起重大新型网络资金盘诈骗案。该案被害人众多,涉及全国多省市400余人。在审查起诉阶段,他们就向检察机关不断发来信件,要求从严从重办理该案,维护被害人权益。淮南市人民检察院对此案高度重视,多次现场指导案件办理工作。作为办案组长的检察长刘琰要求办案人员对群众来访必须耐心接待,群众有疑问必须及时解答,群众来信必须有回音。

  在庭审公诉结束,法院尚未判决的间口,被害人为什么又来信了呢?

  打开信笺,刘琰检察长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原来,这是一封感谢信!信虽然不长,只有一页信纸,但是在信纸最下方,却有好多枚鲜红的手印。数了一下,一共30枚。再细看签名,她顿时明白,这30枚手印的主人是“蓝宝石票”380余名报案被害人的代表人。“马达加斯加蓝宝石一号票”(简称“蓝宝石票”)是安贵平台上运营最成功的一只票种,曾在短短数月内吸纳被害人投资款1.8亿元。在感谢信里,就是30位代表人代表该案全体被害人向办案机关——田家庵区人民检察院表示感谢,颂扬了检察机关公正司法、执法为民,检察官在法庭上用充分的事实、确凿的证据,释法说理,有力地反击了被告人的嚣张气焰和辩护人错误观点。

  一家自称新“网商”的公司

  一个电子交易平台,引来51万注册用户,财富翻倍的美梦让各地股民趋之如骛。倾其所有,血本无归,投资失策还是惨遭欺诈?从2017年2月开始,网上陆续有人发帖,举报一家叫做“安徽安贵大宗商品电子商务现货市场有限公司”涉嫌诈骗,举报帖称这家“安贵”公司以金融投资的名义,骗取客户的巨额财产。但是这家公司在淮南本地的名气,并不见大。直至央视《今日说法》栏目播出一期专题节目,“安贵平台”、“邮币卡”、“网络资金盘诈骗”等词汇引发了淮南市民的热议。

  该公司以文化品交易为幌子,以互联网在线交易为形式,对外宣称自己是新型“网商”,公司负责人何某自2013年起通过商务评选活动,给自己“添金加银”,为行骗打上保护色。但是,梳理安贵平台账户,这51万账户绝大多数都在赔钱,只有寥寥数人盈利,获利巨大的人员要么是安贵平台下面的会员公司的法人代表,要么就是公司股东。种种证据表明安贵平台及其会员公司有操纵价格、诈骗钱财的重大嫌疑。公安机关经过近半年的侦查,于2017年11月将该案移送田家庵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8年6月,田家庵区人民检察院对该案涉案何某等36名被告人,分别以诈骗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提起公诉。2018年12月11日,该案由田家庵区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田家庵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长刘琰等4名检察人员出庭支持公诉。

  起诉书详细指控了安贵平台及其多家会员公司未经批准,擅自设立网上交易平台,进行邮币卡的线上交易。在交易邮币卡过程中,会员公司与讲师团队合作,采取讲师网络直播、洗脑宣传方式蒙骗散户投资邮币卡,同时会员公司与安贵公司勾结,安贵公司向部分会员公司开放平台线上交易的后台权限,会员公司根据后台交易数据,利用操盘手人为操控邮币卡交易价格,操盘手再与讲师团队配合,欺骗散户从庄家(会员公司)手中高价买入邮币卡票证,从安贵平台到会员公司再到讲师团队,三方分工明确,环环相扣,以所谓的邮币卡收藏、投资为噱头,编织出一个弥天大谎,诈骗手法新颖、隐蔽,骗得巨额资金,社会危害性极大。

  一场持续两天、辩论激烈的庭审

  36名被告人,40余名辩护律师,130余本卷宗,30余页起诉书,涉案7支邮币卡票证,涉及全国各地400余名报案的被害人,诈骗数额近1.8亿元。这起重大互联网金融诈骗案件的庭审一共持续两天。

  2018年12月11日,庭审第一天。100余名被告人近亲属以及被害人坐满了田家庵区人民法院19号法庭旁听席。庭审期间,公诉人明确指控犯罪事实之后,公诉人和辩护人分别对被告人进行讯问。主犯何某、周某、徐某等人当庭翻供,公诉人遂改变公诉策略,重点加强对不认罪的被告人讯问。从原先的有罪供述、当庭翻供的原因、翻供的矛盾点、同案犯供述、证人的陈述、客观书证等方面频频发问,找到被告人回答的矛盾点,逐一击破。该案庭审在庭审直播公开网全程直播,仅第一天点击量达5万余人。

  12月12日的庭审从白天持续到深夜。白天的审理在完成举证、质证工作后,晚间庭审迎来高潮,辩论环节。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对何某等被告人的犯罪手段、主观犯意、犯罪数额、社会危害性等方面进行了详细阐释。多位辩护人则提出了“部分被告人不构成犯罪”、“应当构成非法经营罪”、“犯罪数额不清”、“被害人存在过错”、“各被告人的作用不同”等意见。争议焦点在唇枪舌剑的辩论中逐渐集中到“案件定性是诈骗罪还是非法经营罪,以及相关被告人能否被认定为从犯”上来。公诉人刘维玥代表公诉机关针锋相对地进行了二轮答辩,逐一反驳辩护人的观点。“现没有法律规定邮币卡是专营、专卖物品或其他限制买卖物品,更加不是期货,根本不满足非法经营罪的客观方面。”公诉人一语道破不构成非法经营罪的要旨。

  此时已过凌晨,庭审已持续近4个小时。无论是公诉人还是辩护人,均表示一鼓作气,继续庭审。为体现宽严相济的量刑政策,公诉人在发表量刑意见时依法认可了部分被告人自首、立功、从犯的从轻、减轻情节,对主犯何某等人均建议从重处罚,判处十年以上重刑,对部分情节较轻的从犯,仅建议判处拘役等刑罚。最后,陈述环节,大多数被告人均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2018年12月13日凌晨1点,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19号法庭,依旧灯火通明、人影攒动,审判长法槌敲落,持续两天、20多个小时的安贵平台邮币卡网络资金盘诈骗案的庭审结束,法庭宣布择期宣判。

  冬夜冷风,寒彻骨髓,检察官小张的汽车发动机被冻住,许久才勉强起步。冷如冰窖的车厢里,办案小组4名检察人员搓手笑谈:咱们离“凌晨四点钟,海棠花未眠”的境界还差三个小时啊!(徐亚奇)


《法治中国说·大检察官说》第四集:以公益的 ...

检察官作为公共利益的代表,肩负着重要责任。如果督促无效,可以提起行政公益诉讼。

叶路洲上的判决:一锤定音,主犯一审获刑13年6...

18名涉恶团伙称霸一方,强揽工程,4 年作案17 起,搅得黄州区堵城镇叶路洲一片乌烟瘴气。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她在朋友圈"控诉":世界上有很多好警察,我只有...

“她是我最好的妈妈,我也希望大家能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